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四字解平特一肖 > 正文
  • 第六章 温馨的山洞
  • 日期:2019-11-04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又过了一会儿,确认老伴已彻底熟睡,她悄悄地掀开被子下了床,从床头边上拿了雨伞和电筒。走了两步,忽然又悄无声息地折返,打开衣柜,从里面拿出一件前些日子才新买的秋衣揣在怀里。

  雨声更大,雨水顺着瓦砾坑流下,撞击着大地,让本来寂静的夜,突然喧闹起来,夜,更加萧索,凄冷。

  她走后不久,房间内的灯光突然亮起,伍达兴不知道何时醒来,或许他一直就未熟睡过。

  密林深沟中藏着一条小河,河中山洪泛滥,河边有一面巨大的石壁,石壁上缠满枯藤。石壁下有个深洞,洞内隐隐有火光摇晃。

  火堆边上坐着一个人,伍文锦脱光湿漉漉的衣服,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发痛,还有肩膀上的刀伤。

  咬牙将摘来的草药搓碎,摆在衣服上,用衣服做绷带,敷了后背的伤口和肩膀上的伤口,这令他又是一阵的龇牙咧嘴。

  看着面前摇摇晃晃的火苗,伍文锦又想起离开前父亲那毫无留情的一棍,还有那失透顶的眼神,咬牙切齿的话语,不禁紧握起了拳头。

  其实从学校逃出来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,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。

  但事情已经落到了这种地步,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况且,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,又怨得了谁?

  只是,今后自己又将如何打算?一辈子待在这山沟沟里面不见人?亦或者是去自首?

  伍文锦此时很迷茫,他不甘心,不甘心下半辈子在监狱里面度过,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又能逃得到哪里去?

  他越想越惘然,不由自主地从裤兜内拿出那只老牌的诺基亚手机,这个时候,手机恰好亮了起来,有人发来信息。

  他这只手机是上个月回家的时候在路上捡的,在镇上配了卡,因为怕父母责骂,就一直不敢告诉他们,而知道他手机号码的,也就仅仅只有一个人。

  信息上备注是“小雅”两个字,按开信息,马上就弹出了一行字:“锦哥,你在哪里?我好担心你,你现在怎么样了?有没有被他们抓住?余斌他死了,我请假回了家,现在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,觉得好害怕。”

  他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,想要回信息,但转念一想,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杀人犯,父亲又不要自己了,一无所有的自己还有资格和她在一起吗?最重要的一点是,伍文锦不想连累她,只要她过得好,自己就算再难过也是值得的。

  想到这里,伍文锦忽然觉得心里好受了点,这时手机忽然嘟嘟响了两声,最后没电自动关机了。

  伍文锦握着手机拽起拳头,一咬牙猛地将手机摔在地上,看着碎了一地的手机,他的心仿佛也跟着碎了。

  他很想大喊,将满腹的情绪发泄出来,但他没有,只是看着满地的手机碎片默不作声。

  也就在这时,洞口外面突然有动静传来,伍文锦虽然心乱如麻,但还是很警惕,猛地扭头朝洞口望去。

  洞口外面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,借着摇晃的火光,只见那人身子瘦弱,脸色憔悴,手中还拿着一把滴水的雨伞。

  伍文锦心中一惊,就要逃跑,但石洞狭窄,而且唯一的出口已经被月华堵住,他又能逃到哪里去?

  伍文锦心中发狠,猛地用力将母亲的手甩开,哪知道他这一甩用力过大,加上月华身子本来就瘦弱,竟一下子被他甩倒在地上。

  伍文锦奔出去几步,听身后母亲“哎呦”地叫了一声,紧忙刹住了脚步,转头看时,发现母亲坐在地上,双手扶着腰部,脸上满是疼苦之色,心中顿时一紧,连滚带爬地扑到母亲面前。

  月华捂住自己的腰部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,对着儿子摇了摇头道:“妈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

  她说着,自然而然地拉着伍文锦的手臂坐定,关切地道:“你爸打得痛吗?让妈看看怎么样了?”

  当月华看到文锦用草药敷着的伤口时,不由得掩嘴惊呼,随即骂起了老伴:“这老家伙,下手也不知道轻重,你肩膀上的伤……”

  药酒渗入伤口,疼得伍文锦龇牙咧嘴:“妈!你轻点……轻点……痛死你儿子我了!”

  月华打了一下儿子的肩膀,骂道:“现在知道痛了?谁叫你不争气?净是学坏的不学好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月华想到自己儿子现在已经是杀人犯了,心中酸楚,强忍泪水柔声问儿子:“文锦,你告诉妈,你到底有没有杀人?妈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!”

  月华见儿子支支吾吾不肯说,并没有再次追问,只道:“不管怎么样,妈不相信你杀了人,你在妈的心中一直都是好孩子,现在是,以后也是。你永远都是妈的心头肉。”

  说起这个,月华不禁笑骂道:“你这孩子,从小脾气就倔,小时候被父亲打时从不当着别人的面哭,过后就偷偷地躲在这个山洞里面哭得稀里哗啦的。你父亲不知道这里,你妈我可知道。”

  月华给儿子处理了伤口,又拿出一件外套给后者穿上,最后脸色一正,说道:“文锦,你去自首吧,你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,他们迟早会抓住你的。”

  月华摇了摇头,柔声道:“孩子,不要怕,咱家虽然穷。但也要穷得有志气,你已经长大了,是个男子汉了,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敢作敢当。”

  月华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你只要主动去自首,他们一定会从宽处理的,既然已经做错了,咱们不能一错再错,对不对?”

  伍文锦跪在母亲面前,看着自己身上的崭新秋衣,听着母亲的话,眼中早就已经热泪盈眶。

  在月华的心中,伍文锦一直都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不但能帮家里面干农活,且学习成绩优异,她一直以他为骄傲。

  摇晃的火光下,瞧着母亲因为长期劳力而变得枯黄憔悴的脸庞,伍文锦的心犹如被一根根尖刺狠狠地扎着。

  月华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杀人,即使警察已经找上门来,她还是不相信,对于自己的儿子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。

  看见伍文锦脸上露出挣扎之色,月华内心更痛,她伸出手轻轻地抚、摸着后者的脸庞,一如小时候那般,柔声道:“孩子,你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能告诉妈吗?你是不是真的杀人了?”

  “妈,我……”伍文锦声音哽咽,很想将实情告诉母亲,但话到喉咙又咽了回去,他的理智告诉他,他现在还不能将这事情告诉任何人。

  月华听了自己儿子的话,心中有点失望,摇了摇头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要敢作敢当,做错事并不可怕,最怕是不能改过来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难道你想一直都这样躲在山洞里面过日子?你是我们伍家的唯一骨肉,咱们伍家以后还指望你传宗接代呢。”月华强忍着泪水说道:“人非圣人熟人无过?你只要去自首,他们一定会从轻发落的。就算你逃,又能逃去哪里?天网恢恢疏而不漏……”

  “妈,我知道了。”伍文锦彻底冷静了下来,用手抹去眼中的泪水,看着自家母亲说道:“你先让我考虑几日,过几天我会去自首的。”

  哭了一阵,伍文锦对母亲道:“妈,这么晚了,你还是回去吧,不然老爸他看不见你又要担心了。”

  说起老爸,伍文锦想起之前自己从家里逃出来,老爸那失望的眼神,毫无余地的话语,心中又是一阵绞痛。

  “孩子,你不要怪你爸,他也都是为了你好,他平时虽然对你严厉,其实心里面比任何人都在乎你。”月华说道。

  月华离开了,伍文锦披着崭新的秋衣站在山洞外,看着渐行渐远的灯光,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  “妈,原谅儿子这一次不能听你的。”他喃喃自语,返回洞中将篝火灭了,然后简略地收拾一番,出了石洞,钻入了山间夜幕中。门业自动算料软件(材料下料尺寸计算工具)


好彩堂心水论坛| 王中王吃草吃菜破解玄机三码| 马会正版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篇| 香港马会挂牌正版正挂| 藏宝阁开奖资料| 玄机资料一语破天机|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| 彩图信封脑筋急转湾| 四海图库护民图库| 今期开金花指什么肖|